1.5萬人飲水安全受威脅,跨省排查數月居然不見污染源——滇黔交界水污染事件調查
  新華網昆明11月18日電 (記者浦超、潘德鑫)水源點不時冒黑煤水,衣服洗不凈,手也洗不白,嚴重威脅村民飲水安全。滇黔交界地區的飲用水源近日出現“黑色污染物”,而相關三縣市均為產煤地區。污染源究竟在雲南還是貴州?相關部門接到污染報告已有兩個多月,答案仍不見分曉。
  河水“黑乎乎”,相關地區均為煤炭大縣
  9月3日,貴州省六盤水市盤縣政府接到報告,該縣柏果鎮飲用水源茨菇河1#泉眼出現“黑色污染物”,近1.5萬居民飲水受影響。隨後環保部門對當地水質進行檢測,發現化學需氧量(COD)超標。
  柏果村19和20兩個村民小組是離被污染點最近的居民點。不少村民反映,今年以來,茨菇河經常出現類似“洗煤水”的黑色污染物。一位葉姓村民告訴記者,河水每周有三四天是“黑乎乎”的,“衣服洗不乾凈,手也洗不白”。
  柏果鎮黨委書記蔣澤鵬告訴記者,9月5日啟用的2#水源點水質達標,水量基本上能滿足村民基本所需,該鎮另外一個水源點正在加緊修建,預計12月實現供水。記者在柏果鎮採訪時發現,目前居民飲水基本能保證,但污染源仍未查清。
  據瞭解,茨菇河1#地下泉眼地處貴州省盤縣和雲南省交界處,上游為雲南曲靖市轄區的宣威市和富源縣,三處均為典型的“煤炭大縣(市)”。柏果鎮已探明煤炭儲量豐富,擁有多個煤礦。
  貴州雲南均稱未發現污染源
  貴州省環保廳出示的調查報告顯示,貴州省環保及相關部門11月10日對盤縣境內茨菇河取水點上游及周邊區域進行排查,取水點上游及下游8公里內無工業污染、煤礦(洗煤廠)。柏果鎮部分村民猜疑,污染物可能來自雲南省宣威市海岱鎮的煤礦排污或者富源縣的嘉河。
  六盤水市環保局局長陳松說,被污染地是一處地下涌泉,取水點的污染物可能是走地下暗流過來的,但還無法確定污染源就是在雲南省境內。“柏果鎮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雖然有一個大概的地下暗流分佈圖,但其流向無法確定,污染源的排查難度非常大。”
  另一方面,雲南省宣威市和富源縣也對各自境內的相關河流進行了排查,均暫未發現異常。
  富源縣水務局工程師李智指著地圖向記者介紹,從地表徑流看,茨菇河與富源境內的嘉河相隔比較遠,沒有直接聯繫。“富源縣境內的嘉河,流經富源縣後所鎮進入宣威市境內,流經宣威市羊場鎮、海岱鎮、田壩鎮等鄉鎮後進入貴州省盤縣境內。”
  富源縣環境監測站站長劉順國說,今年6月到10月,嘉河水都達到了國家Ⅳ水體標準。而富源縣政府介紹,今年4月23日至今,後所鎮的煤礦處於停產狀態。
  宣威市環保局提供的材料稱,經過排查,該市海岱鎮有煤礦礦井8口,採石採砂企業8家,均沒有發現異常情況,與柏果鎮水源點距離較近的魯河村委會小白岩煤礦9月24日夜班停產至今,該礦井有煤礦涌水,涌水清澈。
  跨界執法,是排查難還是不願排查?
  記者採訪瞭解到,相關三縣市排查都很“積極”,但仍然未找到污染源,甚至出現互相推諉。
  因不能跨界執法,盤縣環保局監察大隊曾給富源縣環保局發出了協查函,富源縣環保局回覆稱沒有查出有企業排污的情況,建議盤縣環保部門加大徑流區污染源排查力度。
  貴州省柏果鎮一名幹部表示,污染源遲遲沒有確定,排查難度大是一方面原因,另外,貴州與雲南兩省的聯動不及時也是原因之一。“我們雖然很早就發現了污染,兩省都有可能存在污染源,但以鄉鎮、縣市來進行協調,問題又解決不了。”
  雲南省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樊堅說,就這次污染事件來說,盤縣、富源和宣威三縣市政府相關部門應該聯合起來開展調查,儘快找出污染源,做好善後處理,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,亡羊補牢。
  陳松認為,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省際協同處置,兩省省級相關部門應積极參与協調,跨省聯動,儘快找出污染源頭,查實污染企業,及時採取處置措施,消除對茨菇河泉眼水質的影響。
編輯:SN064
創作者介紹

印度老木傢俱

hd21hdgf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